欢迎进入彩票33网页版网站!
栏目导航
听 雨

 孟 莉 

断续了几天的雨,到黄昏又缠绵起来。点点滴滴,淅淅沥沥,羞涩而又调皮的叩打着窗子。细柔的雨珠渐次汇成了条条银线,密密的斜织着。雨声也如春蚕咀桑,嘈嘈切切,将白昼的余光一点点啃噬殆尽。夜色渐浓,天空由灰白变作了深蓝,又由深蓝变作了漆黑。
宿舍里,其他人早已睡熟。我依然斜靠在床头,难以入眠。手里捧的,是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。正如简介所言,“这是一个感伤的故事”,书中的男主人公渡边君也正沉浸在细雨的回忆中。村上的语言太过清丽凄楚,让人不忍细读——尤其在这样的雨夜。我于是闭上了眼睛,便又听见雨的低诉了。
雨声,大概是世上最简单最繁复的音乐了。你听,那节奏,似乎是最单纯不过;可那旋律,却又如此千回百转。它是那样漫不经心的拨动着听雨人的心弦,使你或牵念,或感喟,或伤悲,尽管有时是淡淡的,连自己也不轻易察觉。雨丝是最能牵动人的情思了。不是吗?亡国之君李煜的“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”中有对往日帝王生活的眷恋;迟暮美人的“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头人”,有对时光无情的幽怨;风流才子宴殊有“楼头残梦五更钟,花底离愁三月雨”的酸涩;多情诗人有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的遐想。林黛玉一句“秋窗已觉秋不尽,哪堪秋雨助凄凉”让多少人潸然泪下;纳兰性得一句“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”又令多少人荡气回肠!原来,这雨丝就是情丝,剪不断,理还乱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如若不然,琼瑶的电视剧怎么命名为《情深深雨蒙蒙》呢?七八十年前,戴望舒更是凭着一首纤巧曼妙的《雨巷》,打开了多少痴男怨女的心扉,红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,并获得了“雨巷诗人”的美誉。时至今日,那被雨雾所笼罩的朦胧,忧郁,有着丁香般芬芳的如泣如诉旋律依然不可阻挡的穿越时空的樊篱,直抵我们内心深处。试想,如果诗中少了雨,少了灵性的,传情的雨,还会是《雨巷》吗?
雨还在屋顶轻轻弹唱,我忽然想到,在这个熙熙攘攘的世界上,能有多少人停下匆忙的脚步,忘我投入的听雨低诉呢?当我们的心日日夜夜被种种大大小小的物欲包围,失去了对自然,生命的敏感与热爱,的确无暇顾及到雨的声音。还是听听雨的低诉吧,因为,听雨就是和灵魂对话。